當前位置:迷了書吧 > 菩珠 > 第 47 章

菩珠第 47 章

  今日大早, 卯時末刻,菩珠就要隨姜氏出發去往安國寺禮佛。為了趕上時辰, 算上梳洗、穿衣,外加抵達蓬萊宮在路上要花的時間,她得卯時便起身。

  她怕自己睡過了頭,昨晚吩咐婢女到點敲門。

  一早,叩門聲如約而至,而這時窗外天方蒙蒙亮。幼年起吃過的那些苦太過深重,以至于猶如被打上鋼印, 前世那長達十年的富貴生涯也始終未能讓她獲得發自內心的安全感。半夢半醒中, 她仿佛仍身處河西,朦朦朧朧想到這么早就要起身去驛舍干活了, 只覺痛苦萬分,還想睡,可是她不起來, 阿姆要做的活的就更多。

  到底哪一天她才能和阿姆一起過上穩穩當當富貴榮華的日子……

  “阿姆。”

  她在夢里嘆氣,含含糊糊地叫她,習慣性地往她懷里蹭了蹭臉……

  等一下, 好像有點不對。

  阿姆的胸脯又暖又軟的,現在這個……暖是暖,怎么硬邦邦的?

  耳邊又傳來幾下叩門之聲。

  菩珠一頓,徹底醒了,猛地睜眼, 發現自己摟著李玄度,正在往他懷里鉆。

  這就夠羞恥了, 更羞恥的是,他竟然醒著!

  透入帳內的晨光十分黯淡, 但足夠叫人視物了。菩珠見他盯著自己那只正扒在他小腹上的胳膊,面容緊繃,神色怪異。

  這下完了,想裝睡也不行。

  菩珠飛快地縮回手,朝里挪了進去,扯過被子捂住自己已經漲得通紅的臉,只剩兩只眼睛露在外頭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……我以為你是我阿姆……”

  她聲若蚊蚋,恨不得把自己整個腦袋都用被子給蒙起來。

  李玄度唇角微微一抽,忽地坐了起來,轉身便撩開帳子下了榻。

  絳帳在他身后瑟瑟抖動,菩珠聽到他冷淡的聲音隔帳傳了進來:“起了吧,莫耽誤時辰。”

  他等下也要一起去,護送姜氏今日的安國寺之行。

  菩珠看著帳外那道背對著自己的模糊身影,感到他這句話里似乎并不見惱。或許他大人大量,不和自己計較,松了口氣,“哦”了一聲,忙跟著爬了下去。

  二人各自被服侍著洗漱穿衣。卯時中,晨曦漸白,出發去往蓬萊宮。

  太皇太后這次出行只是臨時起意的燒香禮佛,非大法事,所以帶的人不多,只是她身邊的幾個親近人,除了懷衛和寧福郡主,剩下的就是菩珠。昨日起安國寺不接香客,羽林衛派人馬警蹕,今日一早,羽林中郎將韓榮昌親自帶隊在宮門外等候護送,遠遠看到李玄度到了,拍馬來接,和他抱拳作揖,相互寒暄了兩句。

  近旁那輛馬車的帷簾被挑開,墨綠底的金絲繡簾之后,露出了一張女子的美貌面容,面上帶著令人觀之心悅的笑容。

  “韓姊夫,今日辛苦你。”

  菩珠主動向他點頭問好。

  她早就不再怪他害自己誤嫁李玄度了。

  事情已經發生,怪死他也沒用。

  何況,菩珠心里對他也是有幾分敬意的。前世孝昌皇帝派陳祖德為大將軍迎戰狄人的那一仗,他亦參戰。陳祖德戰敗身死丟了河西之后,是他臨危受命,率領數千將士死守靖關這扇通往內郡的大門,抵擋住了狄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勢,最后終于等到援軍,他卻因了傷重不治而亡。

  當時消息傳到京都,眾人皆驚,再無人敢嘲笑他半句。他也算是用壯烈一死,洗刷了自己生平的最大屈辱。

  和最近越來越喜怒無常的李玄度相比,韓榮昌更喜歡這個會笑瞇瞇地主動和自己打招呼的美貌小王妃,見她對自己如此熱情,頗有點受寵若驚,忙道:“弟妹言重了。能護送太皇太后還有弟妹去禮佛,乃我之榮幸。”

  菩珠含笑放下帷簾,馬車朝著宮門繼續行去。

  韓榮昌目送著馬車,低聲抱怨李玄度:“我前日請你飲酒,你怎不來?若不是我,你能娶到如此一位王妃?貌美不說,性情竟也如此柔善,實是我生平所見之……”

  李玄度不等他說完,面無表情地打馬走了過去。

  今日出宮,姜氏一輛馬車,菩珠和寧福同車。懷衛本是要坐姜氏那里的,出發前卻又跑到了后頭,姜氏也就由他了。待到東曦既駕,蓬萊宮一干跟隨的女官使女和宮監也都各自就位,登上了尾隨的小車,一行人馬便出發往寺院而去。

  安國寺是敕建皇家寺廟,住持有國師之號,早帶著僧人們等候在了山門之外,迎姜氏入了山門,穿過山門殿與天王殿,引到大雄寶殿。

  姜氏命人全部退在檻外,凈手之后,獨自步入殿內。

  大雄寶殿里光線冥昧,佛香裊裊,顯得幽深而莊嚴。菩珠站在檻外,遠遠望著殿內的那道背影。老婦人手中執香,虔誠跪于拜墊之上,半晌不動,似在默默祝禱,祝禱完畢,她禮拜再三,隨后起身,將香柱插入佛前香爐,這才退了出來。

  姜氏拜佛過后,寺中一位精通佛理的高僧大藏在法堂為她開了一個經會,李玄度菩珠和李慧兒有幸一同聆音。

  大藏法師在僧人的贊唱佛名聲中入了法堂,坐上蓮座。李玄度代太皇太后行到法師座前,雙臂撐地,恭伏于地,行了一個拜禮,隨后起身歸位,坐在菩珠對面。

  大藏法師講經。菩珠聽了片刻,覺得經文奧妙難解,座上法師清音瑯瑯,天花亂墜,她卻始終不得其門,猶如聽取天書,片刻之后未免犯困,但又發覺不但姜氏凝神細聽,李玄度坐得筆直,一絲不茍,連身旁的李慧兒竟也聽得專心致志,正走神,恰又撞見李玄度瞟向自己的目光,或許是心虛的緣故,總覺得他在譏嘲自己,心中不免羞慚,于是又驅走困意,掙扎去聽。

  經會講了一個時辰,午鐘聲響,上午講經方告一段落,下午還有一節。

  姜氏含笑向法師拜謝,命李玄度再代自己恭送法師,隨后問菩珠,早上聽經,可有心得。

  當著李玄度的面,菩珠很想說點什么高深的心得出來,奈何腹內無話,說錯反而更糟,只能羞慚低頭,老老實實地道:“我太過愚鈍,于佛理半點不通,實是辜負了法師的一番妙音,更辜負太皇太后殷望。”

  李玄度繃著面,把臉扭向了一邊,肩膀疑似微微抽動。

  姜氏啞然失笑,道:“無妨。大經玄義,我亦是一知半解,何況是你。佛理雖說深奧,歸根究底,不過是教導世人辨明善惡,止于至善。只是世上又有幾人能夠做到?臨終善大于惡,無愧本心,便足以成佛了。你年紀還輕,日后再多些閱歷,便能慢慢明白了。”

  菩珠依然茫然不得頭緒,但聽了這一番話,卻有甘泉過頂的暢快之感。八歲后第一次有人對她如此諄諄教導,且又身處佛境,不禁心生莊嚴曼妙之感,恭聲應是,決心午后課堂定要認真聽講,斷不能再犯瞌睡讓某人看笑話。

  陳女官來請膳。用了素齋,李玄度到前殿去了,菩珠和寧福到后堂收拾出來專供女眷休息的禪房午憩。

  懷衛來京都也幾個月了,姜氏舍不得讓他回,見他自己也不想回,便給他請來文武老師,規定每日在宮中須讀書兩個時辰,再習弓馬,完成之后方能玩耍。今早出來,猶如放風,姜氏知他坐不住,未拘他一道聽經,只吩咐不能頑皮。他先跟著大和尚在寺里東游西逛,撞鐘擊磬,因寺院地方大,足足耍了一個上午,中午吃了點素齋,哪里睡得著覺,去前殿找韓榮昌要騎馬,道過些時日秋狩,皇帝已經答應帶他去長見識了,他若不趁現在練回他從前的一身好馬術,難道狩獵時讓他撒開兩腿跟著鹿兔在后面跑?

  他是振振有詞,韓榮昌卻知他金貴,萬一摔了擔罪不起,借口自己要行守衛之責,將他甩給了李玄度。李玄度試了試他的騎術,給他找了匹性格溫順個頭矮小些的母馬,左右午間無事,親自帶他在山下練習馬術。

  菩珠和李慧兒在同間禪房歇息。她心中記著幾天前約見崔鉉的事,和李慧兒說了幾句閑話后,讓李慧兒先歇著,道自己想去后堂的觀音閣拜觀音許愿,交待了出來,讓婢女都不必跟,帶著王姆來到觀音閣,拜過之后,穿了過去,行到寺院的后山門。

  后山門外也守著一隊韓榮昌的手下之人。秦王王妃現身,道聽聞后山有好風景,趁午休在附近散步消食,羽林郎怎敢多問?

  菩珠命守衛不要跟,徑直去往附近的那株老松,快到之時,忽聽身后傳來一陣腳步聲,以為崔鉉,立刻轉頭望去。

  一名青年男子正從側旁松林的小道上飛快地岔出,朝著自己疾步而來,身后不遠的地方,站了幾名隨扈。

  但這人,卻不是她要等的崔鉉,而是一身燕服的太子李承煜!

  菩珠一愣,不由地停了腳步。

  李承煜神色顯得很激動,很快到了她的面前,伸手便要握住她的手。

  菩珠眼疾手也快,略略一避,他握了個空,手便停在半空,凝視著她,面上的笑容漸漸消失,苦笑,低低地道:“你是在怨我嗎?怨我沒有在陛下那里爭,讓你做我的太子妃?”
菩珠心里暗暗叫苦,但更是清楚,這一關自己遲早是要過的。

  全是她咎由自取,畢竟,這是她自己開的一個頭。

  她只是有點沒想到,來得這么快,又這么突然。

  罷了,既然李承煜自己已經找了過來,那就趁著這個機會和他說清楚也好。

  菩珠朝驚詫望著自己和李承煜的王姆使了個眼色,叫她退開些。

  王姆回過神,急忙遠遠地避開。

  菩珠心里想著如何和他說,口中問:“太子今日怎也來了這里?”

  李承煜道:“我聽聞太皇太后今日來寺院上香,帶你同行,我想見你一面,便微服而來。方才本想叫個和尚傳信進去,不想恰好遇到你出來。”

  他解釋完,神情又變得焦切。

  “你聽我解釋,并非是我有意負你,而是事情來得太快,我知曉的時候,父皇已經下了圣旨,將你賜婚給了……”

  他一頓,咬著牙,“賜婚給了秦王。我當時也想去尋父皇,求他收回成命,奈何身為太子,很多事身不由已,我盼你能體諒。我更知道你受了莫大的委屈,今日特意來見你,便是想讓你放心,我從未忘記之前對你許過的承諾。你且忍忍,有朝一日,我定要將你接回,賜給你一切你想要的,與你共享這天下的榮華!”
菩珠被勾出了一陣心酸。

  誰會知道老天如此安排,讓她空費心思白忙一場?原本若是一切照她計劃,她此刻應該已是太子妃了。

  罷了,這邊的路已絕,不想了。

  菩珠道:“殿下,事已至此,你我緣分已盡,往后各自安好,請殿下勿再記著從前事了,殿下厚愛,我擔待不起……”

  李承煜的神色再次變得激動。

  “孤不想聽你如此說話!你莫灰心,假以時日,孤一定能讓你回到孤的身邊……”

  他想再次伸手握住她手,卻被她再次躲開。

  李承煜面上那一縷方露出的激動之色再次消失,怔怔地望著她,忽道:“你從前對我不是這樣的態度。你怎的了?”

  菩珠不禁想起前世。

  十六歲做了太子妃,二十六歲死,和李承煜前后十年,他待自己也算不薄,對他即便生不出什么刻骨銘心的男女之愛,但相處久了,家人似的感情總還是有的。

  如今成了如此局面,對他也有幾分愧疚,但真的無可奈何,更不想再吊著他了。

  菩珠道:“我便不瞞太子了。從前我是貪慕富貴,希望殿下能將我從河西帶走,脫離苦海,這才故意接近,博取歡心。殿下鄙視我是應當的,恨我也是我咎由自取,就是千萬莫再繼續受我蒙蔽了。”

  李承煜顯得很是吃驚。菩珠等著他怒叱自己,突然卻聽他道:“我不相信!你是不是害怕父皇,想讓我心死,故意這么說的?或者是李玄度?”

  他的聲音驀然高了起來。
“是了!一定是他!他逼迫你這么對我說的?我知道你身不由己。自河西與你相遇,我便視你為世上難得的知音,對你念念不忘。我只恨我如今什么都做不了,亦無力對你施加保護。我還是那句話,你且等著,總有一天……”

  菩珠心里再次叫苦,急忙轉頭看了眼四周,打斷。

  “和秦王無關!太子你難道不明白,陛下賜婚圣旨到的那日,我與殿下的緣分便就絕了。請殿下往后保重。這里離后山門近,我怕會有人來,殿下你還是快些回吧,免得萬一被人認出,怕對太子不利!”

  李承煜定定地望著她,神情苦澀無比,看著還是不愿離開。這時,身旁的林中發出一陣隱隱的砰砰之聲,似有樵子在其中伐木。

  “林中有人!太子你快回吧!”菩珠再次低聲催促他。

  李承煜最后望了她一眼,咬了咬牙,轉身沿著方才來的那條山道離去,那幾名隨扈緊緊相隨。

  看李承煜的樣子,仿佛還是不甘,也不信她的實話。

  菩珠壓下心中煩惱,望向林中方才那聲音傳來的方向,猜測或許是崔鉉所為。

  片刻之后,果然,她看到崔鉉從一叢密木之后轉了出來,朝著這邊行來。

  一個照面,菩珠便有一種感覺,才幾個月的時間,崔鉉仿佛和從前不一樣了。

  她也說不出他到底哪里不一樣,一種微妙的感覺而已。

  菩珠迎了幾步上去,朝他點了點頭:“你來了?你的傷如何了?”

  崔鉉道了句無妨,停在一株老杉之前,盯了她片刻,忽道:“你從前不是說要嫁太子的嗎?”

  菩珠一愣,隨即道:“皇命難違,做秦王妃也不錯。”

  她不想和崔鉉多談論這個話題,立刻又道:“崔鉉,我今日約你來此,是想告訴你,我很感激你仗義幫我,但這次的事,完全不值得你冒如此大的風險。幸好你沒大事,否則我將如何心安?往后切勿再以身犯險了,不值得!”

  她頓了一頓:“我從前確實說過想做太子妃,但如今事不成,做了秦王妃,亦是無妨。”

  崔鉉沉默著,用一種古怪的,菩珠全然陌生的目光盯著她,這讓菩珠感到不安。心底里那種他似乎變了的感覺也愈發強烈。

  自他陰差陽錯地因為自己被帶到京都后,在他的身上,到底發生了什么?

  她遲疑了下:“崔鉉你怎的了?”

  崔鉉一字一字地道:“女君,是否只要能給你帶來權勢,無上的權勢,無論是誰,你都會死心塌地跟從?”

  菩珠吃驚:“崔鉉?”

  這還是她所認識的那位名叫崔鉉的河西少年嗎?

  他怎竟突然對她說出如此的話?

  雖然她承認,他說的確實是事實。從前的李承煜,如今的李玄度,都是這樣。

  如此的誅心之語,換成別人,無論誰說,李玄度或者李承煜,她都不會有半分的難過。

  但如此拷問發自崔鉉之口,這令菩珠心生幾分羞慚,也有幾分難過。

  她不想和他再說這個,避開了他盯著自己的目光,轉頭看了眼寺院后山門的方向,定了定神,低聲道:“這和你無關。我出來有些時候了,須得立刻回去。方才我的意思,你應該也知道了,往后千萬莫再為我犯險,另外,你若是不想留在京都,想回河西,我可以幫你,等你回去了,我寫信給楊洪阿叔,讓他多多提拔你……”

  崔鉉打斷了她的話:“回河西做什么?吃一輩子的沙?多謝你的好意,心領。”

  他的語氣幽冷,帶了幾分刀鋒似的寒意。

  菩珠一頓,點頭:“你不想回也無事。李玄度那里,沒有追究那夜的刺殺之事,你可以放心回去。”

  她看了他一眼,壓下心底那種令她不安的感覺,又道:“京都不比河西,往后你多保重,若有用的到我的地方,盡管來找我。”

  她今日約崔鉉來,原本還存了另個念頭,想讓他也幫自己尋找阿姆的下落。

  但她又打消了主意。

  他既決意留在京都,她便不能讓這位昔日的河西老友再卷入皇帝設下的局中。

  “我先回了……”

  崔鉉忽然盯著她身后來路的方向,菩珠急忙扭頭望去。

  一道鵝黃色的少女身影從寺院后山門的方向姍姍而來,已到近前。

  寧福郡主李慧兒帶著兩個婢女來了。

  她似乎看到了疏林中的自己和崔鉉,停在路邊張望,神色顯得有點疑慮。

  那邊王姆也看見了,忙上去招呼,想將她支走。

  菩珠在崔鉉的眼神里感覺到了一絲似曾相識的殺氣,嚇了一跳,立刻低聲阻止:“你在想什么?她是寧福郡主!她和我關系不錯,看見了也無妨。你快些走吧,我來應付她!”

  崔鉉望了她一眼,一語不發,低頭轉身朝林深之處疾步奔去,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樹影之后。

  菩珠定了定神,急忙也轉身出來,命王姆退開,自己上去,笑道:“郡主怎也出來了?”

  李慧兒道:“方才我睡不著覺,也想去觀音閣和四嬸你一道拜拜,去了不見你人,我不放心,就找了出來……”

  她扭臉,看了眼崔鉉方才離開的方向,遲疑了下,不敢再問。

  菩珠將她帶到路邊,低聲道:“你方才都瞧見了?”

  李慧兒咬了咬唇,低聲道:“四嬸你莫生氣,我不是故意的。我誰也不會講的。”

  菩珠笑道:“其實也沒什么,他是我從前在河西結識的一位友人,為人仗義,我視他如同兄弟。他來京都不久,我尋他有事,這才見了一面。”

  方才隔了些距離,李慧兒也沒看清人,隱隱看見和四嬸在一起的是個面容英俊皮膚微黑的青年男子,以為新婚的四嬸和人因了私情約于此地,心中忐忑不安,此刻見她坦坦蕩蕩,立刻便信了,暗暗松了口氣,臉上露出欣喜之色:“原來是這樣!我明白了。四嬸你放心,我不會說的,免得無事生非。”

  菩珠含笑,輕輕拍了拍她手,牽住了往回走,很快回到后山門。

  負責守衛后山門的人見秦王王妃出去了,不讓自己派人跟,沒一會兒郡主也出去了,有些不放心,正要派人跟上去,忽見二人帶著老姆婢女牽手回來了,一松,忙上去迎接。

  此刻山下,李玄度陪著懷衛騎馬,看著時辰也差不多了,命他收韁,叫同行的葉霄將小王子送回寺里去。

  坐騎出了不少的汗,他牽著帶到近旁的一條澗水之畔,正在飲馬,聽到遠處似有隱隱的馬蹄之聲,凝神辨明方向,循聲望去,遠處下山的道上,數騎正疾馳而過。

  那個領頭的青年雖一身燕服,頭戴遮帽,但李玄度一眼便認了出來,竟是太子李承煜。

  他今日怎會來此?又是如此裝扮?

  太子幾人很快縱馬下山,消失在了視線之中。

  李玄度望了眼他來的方向,那里應是寺院的后山。

  他的眼底掠過一道陰沉之色。本不想管,但遲疑了下,終究還是忍不住,待馬匹喝飽水,牽馬行了過去,很快來到后山門,守衛上來見禮。

  李玄度含笑問:“方才可有人來過這里?”

  守衛搖頭道無。

  李玄度看了眼山門:“可有人出去過?”

  守衛點頭:“王妃方才出去過,道賞景,小人不敢攔。隨后郡主也跟了出去,很快一道回來了。”

  李玄度點了點頭,讓守衛守好山門,勿再放任何人進出,轉身離去。

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菩珠。本章網址:http://www.23542513.buzz/shu/1400/46.html

看《菩珠》的書友還喜歡
湖北30选5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