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迷了書吧 > 萬萬不可 > 46|救命恩(下)

萬萬不可46|救命恩(下)

????馬上的人下了馬, 手里的刀反射著陽光, 時不時有刀光射入馮蓁的眼里,他們像是有透視眼一般,直接朝蕭謖的那方包抄了過去。

????馮蓁嚇得將大拇指送到了嘴邊,緊接著耳朵里就傳來了打斗聲。

????馮蓁剛才數了數,那批人至少也有三十來名, 既出來刺殺皇朝皇子,必然也是挑選的精英,蕭謖就是有降龍十八掌估計也活不出來,何況他現在還是個瘸子。

????雖則蕭謖勒令她不許出去,若是看到情況不對, 就讓她趕緊騎著午夜跑, 那些人壓根兒就不知道馮蓁的存在,自然也就不會管她死活。

????理雖然是這個理,可緣故還是那個緣故,馮蓁沒辦法看著蕭謖死在自己面前。而且他還費了她一枚仙桃,命都算是她的了,就這么死了, 她不得虧死?

????所以馮蓁躡手躡腳地摸到了蕭謖附近, 見地上已經躺了五、六具尸體, 蕭謖的后背中了一刀,整個背都被鮮血染紅了。

????馮蓁左右瞧了瞧,又輕手輕腳地摸到了那些人的馬匹處,用桃源水賄賂了最外側的一匹馬, 那馬果然沒有鳴叫,讓馮蓁輕松地把掛在側面的弓箭和箭囊取了下來。

????馮蓁拉了拉弓弦,感覺自己的力道能輕松駕馭,這才貓著腰,選了一棵樹爬了上去。爬樹也是她的強項,都是在西京練出來的。

????馮蓁的箭術本來就不錯,還博采三家之長,更兼有九轉玄女功加持,也就比天0朝的狙擊手差一點點了。

????不過殺人,馮蓁還是有些發怵,照例是選了那些人的眼睛。不過她沒算到的是,在西京時她的準頭強但力道小,而現在她一支箭射入那人的眼睛,箭頭直接就穿過了他的頭顱。

????血腥暴力!

????馮蓁愣了愣,差點兒沒吐出來。可現在不是害怕和心理不適的時候,那群人里有人發現了她的藏身處,分出三人朝她所在的樹圍了過來。

????“噗、噗、噗”三箭,馮蓁的手就像沒過腦子一般,那箭就射了出去,沒有一箭失去過準頭。

????蕭謖的壓力頓時減小了不少,當日頭西落時,除了蕭謖之外,地上就再沒有站著的人了。

????馮蓁從樹上滑下去,看著蕭謖朝自己走了,才知道什么叫后悔。草原的男子擅于騎射,用的弓也比尋常中原人的力道大許多,她輕輕松松就拉開了,還箭無虛發,嬌花的人設離她真是越來越遠了。

????蕭謖自然讀不出馮蓁的心理活動,他眼里的小女君,手里拿著殺人的弓,臉上卻滿是茫然,在他看來,那是殺人之后,因為害怕、震驚而呈現的空白。

????而在馮蓁眼里,背著陽光走過來的蕭謖,袍子上全是鮮血,他的,別人的,煞是叫人驚懼,可他的臉卻平靜如水,甚至稱得上輕松寫意,仿似踏春歸來一般。

????這樣的人莫名叫她害怕。那些人想要殺他,還離得那么遠,他沒想過要逃,反而是在等著他們上來送死。馮蓁不知道蕭謖是哪里來的自信,以一敵三十,這樣的人不是自大狂的話,那就是大變0態。

????蕭謖走到馮蓁跟前,伸手扣住她的后腦勺,讓她的臉貼在自己的腰上,“沒事了,幺幺。”

????馮蓁順勢圈住了蕭謖的腰,嗯,她需要好多好多羊毛,才能撫慰受傷的心靈。

????一大一小就這么站在寂靜的曠野里,誰也沒動,只有蕭謖的拇指在緩緩摩挲馮蓁的頭發。

????說實話,蕭謖沒想過馮蓁會跑過來幫自己,這可不是什么玩笑,一個不慎命就會交代在這里,何況她和他還并不是什么生死相許的關系。

????蕭謖這輩子,有許多人都愿意為他死,然只有當下,才讓他覺得可貴。正所謂錦上添花天下有,雪中送炭世間無。

????過了好一會兒,馮蓁才想起來,“殿下,你身上的傷沒事吧?” 即便是說話時,馮蓁抱著蕭謖的手也沒松,反而更攏緊了一點兒,生怕蕭謖推開他。

????蕭謖的另一只手背過去摸了摸他自己的背,刀傷很深,此刻卻已經結痂了,快得叫人以為是幻覺,然則卻是實實在在地擺在眼前,與他所料無差。“無妨。”

????既然蕭謖說無妨,馮蓁也就不再關心,轉而道:“他們為什么好像知道殿下你在哪兒?”

????“天上的云鷹看到了么?”蕭謖問。

????馮蓁抬頭看了看,點了點頭。

????“那是慕容部的人才懂馴養的,凡是被它的鷹眼看到的獵物,沒有一個能走丟。”蕭謖道,然后緩緩地推開馮蓁,“你在這兒再等等我,我去去就來。”

????馮蓁眼睜睜地看著蕭謖又走回了“戰場”,仿佛間似乎還聽見有微弱的呼吸聲,他還留了活口?

????馮蓁背過身去,等了一陣子才見蕭謖重新走了回來,想必是該拷問出的消息都拷問出來了,他身上又多了新的血跡。

????馮蓁倒是不嫌棄,反正這段時日她已經夠臟了,什么潔癖都給她治好了。她伸手朝蕭謖做出個抱抱的動作,慘戚戚地道:“殿下,我感覺我的頭還有些暈。”

????蕭謖沒動。

????馮蓁的嘴眼瞧著就要癟了。

????蕭謖似乎掙扎糾結了一會兒,這才走上前,再次扣著馮蓁的后腦勺,讓她依偎在自己腰上。

????馮蓁滿足地拍了拍蕭謖,可她的高度剛好拍在蕭謖的臀上,只覺得手下的軟肉剎那間就變成了鋼板。

????馮蓁暗暗吐了吐舌頭,她可不是故意占蕭謖便宜的。這都是最萌身高差造成的。

????經歷了慕容部的刺殺后,馮蓁和蕭謖又走了半日,這才見到了人跡。蕭謖卻拿布條蒙住了馮蓁的眼睛,“別看了。”

????有些事,看見了卻幫不上任何忙,最是摧殘人心。

????事實證明,天子當真有氣運傍身,否則也不會億萬人中就他脫穎而出,統御天下。秦水行宮在地龍翻身里也被震垮了,不過城陽長公主救出了元豐帝,御駕已經晝夜兼程回了上京。

????蕭謖在半途遇到了榮恪,才知道了御駕何去,便領著馮蓁直接回了上京。

????這親人重聚的悲喜自然難描難繪,簡單粗暴地歸納成一句話,那就是馮蓁再次被禁足了,誰也見不著,一直被禁足到馮華來年出嫁的日子。

????馮蓁托著腮幫子真有些想不通,蕭謖平安歸來,元豐帝就跟白得了一個兒子那么歡喜,而她平安歸來,不僅結結實實地挨了一頓家法,屁股腫得老高老高,還從此“暗無天日”。當真是心里極不平衡。

????馮蓁好容易挨到馮華出嫁,以為自己總算能放風了,結果城陽長公主在秦水行宮救元豐帝時,傷了腿,天氣一冷就疼得受不住,所以御醫建議她長泡藥泉,也就是加了藥包的溫泉。

????元豐帝大手一揮,將上京北郊龍泉山的“御湯”賜給了城陽長公主,改名為“龍泉湯”,期望長公主的腿能藥到病除。而御湯所在的曾經的皇帝行宮也改名為“湯山苑”,都成了城陽長公主的私產,并且可以惠及子孫。

????這意思就是,城陽長公主去后,這湯山苑就是蘇慶的了,這可是了不得的恩賜。因為上京的長公主府,在城陽長公主去后就會被收回,另賜其他公主,這也就是所謂的鐵打的公主府,流水的公主。

????因著元豐帝賜了湯山苑,城陽長公主就將馮蓁帶去了龍泉山,這一住就是一年多,馮蓁也成了即將及笄的女君了,再不用加個“小”字。

????卻說城陽長公主怎么就能舍了上京的權勢而幾至隱退呢?這自然是因為穩坐釣魚臺而已。她救了元豐帝,只要元豐帝還活著,長公主的權勢就無人能及。

????而馮蓁呢,她更厲害,老三、老六,兩位皇子全都是她救的,無論是誰登基,她這一輩子的榮華富貴都有保障。城陽長公主也沒指望馮蓁除了榮華富貴還能有別的,就她那性子能安享太平已經是上蒼保佑。

????老成精的城陽長公主之所以住這么久,也是怕自己杵在元豐帝的眼里,讓他以為自己時時刻刻在提醒他“救命之恩”。長公主深知這種情形,有時候恩欠得太多,還不起,不想還,最好的法子就是讓救命恩人消失。

????所以城陽長公主和馮蓁這么一“隱退”,真是再妙不過了。前頭一年,除了御醫,她甚至不許任何人上門去看她,姿態擺得明明白白的叫元豐帝放心。

????元豐帝一放心,蘇慶年紀輕輕就升做了衛尉丞,再進一步的話就是九卿之一的衛尉卿了,主掌禁宮守衛。

????眨眼間又到了正月,城陽長公主沒有參加元旦大典,宮里的夜宴也沒去,初二元豐帝便派了五皇子蕭謖前往湯山苑給她拜年。

????“五哥。”蕭詵打馬追上蕭謖。

????蕭謖微微詫異地看向蕭詵,“你這是也去龍泉山?”之所以詫異,乃是因為每年給各位長公主拜年,元豐帝都只擇一子前去的,今年正好輪到蕭謖。

????蕭詵笑道:“是,去年城陽姑祖母不見人,今年去試試。”

????蕭謖點點頭。

????蕭詵道:“幺幺那丫頭,該長大了吧?這都快兩年沒見了。我還特地給她帶了個禮物,她一準兒喜歡。”

????“你這是去給姑祖母拜年,還是看幺幺啊?”蕭謖笑道。

????蕭詵道:“都有,那年幺幺救了我,我還沒來得及感謝,就……”蕭詵想起那一幕就心悸。

????“你成親的日子定下來了么?”蕭謖問。

????兩年可以發生很多事情了,二皇子蕭證,三皇子蕭論都已經陸續完婚,蕭詵的日子也差不多定下來了。蕭謖這么問不過是提醒蕭詵而已,有些人不該招惹的就別招惹。

????若是換成其他女君,蕭謖根本不會說這句多余的話,但馮蓁總是不同的,救命恩人嘛。

????蕭詵笑了笑,“五哥,你想多了,幺幺在我心里就是個孩子。”

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萬萬不可。本章網址:http://www.23542513.buzz/shu/985/45.html

看《萬萬不可》的書友還喜歡
湖北30选5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