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迷了書吧 > 溫柔有九分 > 第 51 章

溫柔有九分第 51 章

  
外頭的雨停了, 逢寧無意識地發著呆。
大約十來分鐘以后,門鈴響了。逢寧穿好拖鞋去拿外賣。坐在餐桌前拆包裝時,發現今天的塑料袋被系了個死結。
她解了一會, 解不開, 只好起身, 去廚房拿剪刀。
重新在椅子上坐下來的時候,逢突然想。
江問跟她,真像這個死結一樣, 這么多年過去了, 還是解不開,也繞不過去。她一邊吃餛飩, 一邊給他回消息:
寧:【多少錢,我賠你一件。】
-61nfiawJ:【你欠我的錢多了去了, 也不差這一點。】

  逢寧眉頭皺緊了,又看了一遍,確定自己沒看錯。
寧:【我什么時候欠你的錢...多了去了?】

  還沒等她放下手機,咻的一下,他的消息就彈過來了。
-61nfiawJ:【高中欠我的補課費, 你打算什么時候還?】
...
...
盯著這行字, 沉默不語。過了很久, 逢寧才回過神來。把手機放下, 低下眼,看到還剩下大半碗湯湯水水的餛飩,忽然間失去了胃口。
又胡亂吃了兩口,把桌子收拾干凈, 逢寧重新拿起手機,打開和江問的對話框, 還是沒想到該怎么回這條消息。

  他波瀾不驚地重提舊事,可她的心境早就變了。對于高中的往事,逢寧做不到像他那樣輕松。
因為母親去世,她花了很久都沒能走出來。
對逢寧來說,那是一段,很長,很長一段,自我封閉,且難以熬過的日子。就算過去很多年,只要回憶起那時,仍舊帶著痛感。
刻骨的孤獨將她裹挾,逢寧經常從半夜驚醒,靠在床頭等待天亮。偶爾能睡到早上,她睡眼朦朧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,氣都不想喘。

  江問曾經在最低谷的時候給她陪伴,所以不論發生了什么,逢寧對他從來都沒有過任何怨恨。
是她沒能留住他。
后來江問走了。
她刪了他的聯系方式,刪了以前的照片。在學校時,為了不經過操場,故意繞遠路去食堂。就算高三時間緊迫,她回家也要轉兩趟車,只是為了不坐425路公交車。
逢寧避免去接觸一切和江問有關的回憶,可是她記得住江問的電話,記得他的樣子,記得住他給她聽過每一首的歌,記得碰見過他的樓梯口、校道。記得他站在街頭對她發的脾氣。
她都記得。

  當初趙瀕臨給她打完電話。逢寧知道她和江問已經沒什么可能了。但是她覺得,自己還有很多坎沒過去。腦子里有個念頭,是去北京。就是想,沒別的理由了。
在學校里,走神想到江問。逢寧需要花時間去抑制想去北京的沖動。她靜不下心。
四月統考剛剛結束,逢寧跟班主任請了三天的假期。她帶著物理書,數學試卷,坐上了去北京的綠皮火車。

  實際上逢寧已經沒有什么幻想了,也不是想挽回誰。就是覺得,在江問走之前,去過他的城市,她能夠安心一點。
忍耐很痛苦。
逢寧覺得自己已經夠痛苦了。

  一天一夜的火車,到達北京的時候是早上六點。那天起了霧,逢寧站在站臺上,看著遠處的煙囪冒著氣。
逢寧沒帶什么錢。她提前查了這座城市的公交,肩上的書包裝著她所有的行李。她坐了很久的公交車去到江問的學校。
他們學校很大,來往的人很多。

  她買的坐票,一天一夜只睡了幾個小時,剩余時間都在看跟江問從前的聊天記錄。
江問跟她提過的地方,各種細枝末節,她都用紙都記錄下來。
他經常上課的理學院樓,周圍有大片的綠茵地。自習的北二圖書館,門口有棵蒼翠的松柏。經常吃飯的西三號食堂,二樓有味道很好的糖醋肉。還有他跑過一千五百米的操場,開過迎新會的大禮堂,夏天景色很美的荷花池。
逢寧全都記在紙上,把每一個地方都列出來。

  離開北京的火車是第二天早上八點,她只有一天的時間。逢寧花了一天的時間,問了一些路過的學生,走遍了江問曾經跟她說過的每一個地方。
這個偌大的校園里,他們沒有緣分出現偶像劇里的相遇。直到日暮西沉,夜幕降臨,逢寧沿著長長的主干道,走出江問的學校。
她坐在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里,看著這座慢慢蘇醒的城市,覺得差不多沒遺憾了,到這里停止也很好。
...
...

  其實剛上大學的時候,逢寧心里或多或少總殘留點念想。身邊追求者不少,但逢寧一直單著。
總貪心地想著,就算只有百分之一、千分之一的概率也好,等她的病好了,等江問回國了,他們還能發生點什么。

  不過心境一年一年的,也在漸漸地變。再后來,生活被忙碌填充。她偶爾想到江問,才覺得有些緣分盡了就是盡了,某些事情是真的該告一段落了。
人海茫茫,他們都是滄海中的一粟。時光不能倒流,生活一直在前進,可能忘記也是種解脫吧。

  江問突然回國,他們相遇,她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。他成熟了很多,也變了很多。
就算兩人都不再是少年時,可她面對他,也還是做不到心如止水。江問隨隨便便一條消息,就攪地她心里亂成一遭,連吃飯都吃不下。
逢寧不太確定江問發這條消息的用意是什么,但她確實沒辦法像他那樣坦誠。

  昨天定的晚上八點半的鬧鐘突然響起,逢寧盯著這條消息又看了近半個小時。

  寧:【你要怎樣?】
-61nfiawJ:【我還能怎么樣?】

  心狠手辣是在逢寧骨子里的,從小到大沒變過。她懶得跟他兜圈子,直接回過去:
寧:【過去的事沒什么好提的。】
江問回復的也很快。
-61nfiawJ:【開個玩笑而已,你這么介意?】

  他無關痛癢的一行字,讓逢寧攥緊了手。她在腦內迅速復盤了一下這幾天發生的事情。江問雖然性格變了很多,但她的態度也算自然。
莫非真應了雙瑤那句話?
你一個人在這里傷春秋悲地糾結半天,或許別人早就放下了呢。

  寧:【我不是介意,算了,你就當我自作多情吧。】
-61nfiawJ:【我沒忘掉以前的事,但不代表我還在意。】

  把這段話放在心底讀了一遍,末了,逢寧回復他兩個字:懂了。
聊感情彼此都尷尬,老老實實做君子之交也不錯。
聊天到此結束,江問沒回她。
逢寧放下手機。
*
隔天去跟蘇流如見了面。
蘇流如是她的心理醫生,逢寧這些年一直定期來這里做心理測試,治療。
“最近睡眠怎么樣?”
逢寧想了想,老實回答,“不怎么樣。”
蘇流如交握住十指,溫和道:“怎么?因為工作壓力大,還是什么。”
逢寧搖頭,“都不是。”
“那是怎么了,想跟我聊聊嗎?”
反復斟酌半天,她說,“可能是,我遇到了一個人。”

  蘇流如耐心傾聽。
逢寧說,“我曾經跟他說過,要他不要困在原地,現在我發現,被困在原地的一直是我,我該怎么辦?”
蘇流如猜測:“我聽你提起過,他是你高中的男朋友?”
“是他。”

  蘇流如了然,“你繼續說,我聽著。”
逢寧:“我現在回憶和他在一起的日子,就像喝了有海.洛.因成分的開心水。喝了很興奮,很開心,但是我整個人特別特別的累。”
她頓了頓,“那時候我沒意識到,累是因為我的病造成的。但我把我的疲憊都歸咎于他。所以我一邊享受有人愛的感覺,一邊又對他不耐煩,對他冷漠,我控制不住自己。”

  面對蘇流如,逢寧一向坦誠,“是我做的不夠好,所以我們走散了。這些年來,我一直沒放下,我覺得我對待這段感情是有愧的。”
聽完,蘇流如微笑:“所以你現在想要挽回他嗎?”
逢寧搖頭,“我不想,我只是每每回想起來,他年少時候對我付出很珍貴的感情,但是我沒能珍惜,我錯過了。我不知道怎么把這種遺憾和內疚消解。”

  “那你這些年,沒有想過找他?”
安靜幾分鐘,逢寧說:“我想過,但我沒有。”
“為什么?”
“因為很多事情都變了。”

  江問不是從前的江問。
她也早就不是以前的逢寧了。

  蘇流如拍了拍她的肩頭:“記得我說的話嗎?逢寧,你不要自責。如果你為過去的事情感到痛苦,那就讓它過去。”
*
既然他們都變了。
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。
那天和蘇流如聊完之后,逢寧的心情平靜了不少。她去北京出了半個月的差,回來之后跟著師兄做項目,忙的日夜顛倒,一時間也沒工夫去想這些風花雪月。

  小竹激動地在格子間嘰嘰喳喳:“我靠,我剛剛和 Maruko的項目經理對接完,從他們公司出來的時候,好像碰到他們Boss了,好年輕哦,長得那叫一個帥,帥慘了,路過的時候,毫不夸張地說,老娘脖子都要扭斷,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。”
有人好奇:“Maruko?”
關同甫:“就是我之前說的那塊海外大肥肉,開連鎖酒店的,今年剛剛入駐中國市場,是家跨國公司。”
“你們的標中了?”
關同甫自信挑眉:“差不多了,就剩一家在競爭。而且這次他們公司正打算找外包翻譯長期合作的。”

  逢寧正在低頭削蘋果。
小竹蹭到她身邊,“寧總,給你掙到這么大的業績,沒一句表揚?”
削完最后一塊皮,逢寧說:“再接再厲,錢到賬了再說。”
小竹一臉春心萌動:“唉,寧總你知道嗎?我剛剛在Maruko碰到的帥哥,真的太絕了。他身邊還跟著一個助理,我當時就在想,就算給對方再降一個百分點,我都能接受,這樣跑業務的時候就能順便看帥哥了,嘿嘿。”
逢寧啃了一口蘋果。

  關同甫受不了,“小竹你這個花癡,沒見過男人怎么著?瞅瞅你這點出息!”
小竹立刻反擊:“我見過男人啊,我天天都見你這種D絲,我能有什么出息?你從頭到尾吧,再算上頭發絲兒,都比不過人Maruko帥逼的一個手指頭!”
關同甫氣急了:“――你!”

  逢寧笑著聽他們吵,“小竹你喜歡帥哥?我改天給你介紹幾個。寧總別的沒有,就是認識的帥哥特別多,排著隊的。”
“嗷嗷嗷嗷嗷,真的啊!”小竹尖叫。
逢寧又咔嚓啃了一口蘋果,慢慢悠悠,“當然是假的。”
小竹頓時泄氣。
關同甫從資料之中抬起頭,嘲笑她:“有帥哥我們寧寧姐自己就上了,還留給你?再說了,我們寧姐這種大美人,輪到你撿漏?”
小竹聞言很平靜,走過去,說:“關豆腐,麻煩你轉一下身。”
關同甫:“干嘛?”他依言轉過去。
小竹對著他的屁股蹬了一腳,“賤人,走你!”

  一片歡聲笑語里,逢寧心情也很輕松。忙完所有事情,再拿起手機,發現閔悅悅給她打了十個電話不止。
紅彤彤的一片未接來電,逢寧給她回撥過去,“什么事?”
閔悅悅:“你怎么才接電話呀!最近大半個月也不見人影的。”

  閔悅悅畢業以后就在自己家的公司上班,一個月有大半的時間都在摸魚,對這種上班族的忙碌完全沒法感同身受。逢寧嘆:“閔小姐,小的最近都忙工作,剛剛從北京出差完回來。”

  “你周末有沒有安排?”
“沒什么安排。”逢寧想了想,“在家補覺吧,對了,你的車修好沒?”
“哪有這么快啦。還有,你怎么又在家睡覺?你這樣不好噠,我就不愛看你孤零零一個人。”
嘮叨了一陣,小公主說:“我想約個小哥哥去迪士尼玩。”
“哪個小哥哥。”
“就停車場那個呀。”
逢寧抬起眼,回憶了一下,哦了聲,“隨你。”
“你也一起呀。”
逢寧莫名其妙:“我為什么要一起?”
“反正你一個人閑著也是閑著,就當陪我嘛。”
逢寧忍不住說,“你跟他一起去迪士尼?你不是有男朋友?”
閔悅悅滿不在乎:“前幾天分了呀。”
逢寧拒絕:“那你們兩個去唄,喊我干什么,當電燈泡?三人行多尷尬。”
“不是的,哎呀,你真的不懂嗎?”閔悅悅急了,“我對那個小哥哥有好感,我想追他。但是呢,我不能這么明顯,雖然是倒追,但是我得矜持點兒。我們還在曖昧期呢,我就撩撩他。再說了,我都跟他說了我是要跟你一起去的,我只是順便邀請他一起,順便懂嗎?你要是不去,我該怎么跟他說?”

  逢寧還是拒絕:“我不想去,你找別人。”
“我不管我不管,你一定要陪我。”閔悅悅又開始在電話那頭撒潑,“不然我今天就去你家里,求到你去,哎呀,你就去嘛,好不好啊。”
逢寧就是典型的軟硬不吃的人,但是閔悅悅這種撒嬌賣癡最克她。到底還是抵不過閔悅悅的癡纏,她答應了下來。

  星期六早上七點在陸家嘴的某個CBD的星巴克門口集合。閔悅悅說晚上要看煙花秀,在迪士尼附近訂了個民宿住一晚,囑咐逢寧帶一件換洗的衣服。
到了約定的地方,逢寧一邊用手機刷微博,一邊啃包子。
進入九月底,上海的氣溫開始變幻不定。前幾天還熱的能把人烤化,昨天下了場雨,今天溫度陡降了十個度。逢寧沒帶外套,只穿了件長袖T,被風一刮覺得有點冷。正哆嗦著,身后有人喊她名字。

  “逢寧。”是江問的聲音。
逢寧轉頭,“你怎么在這?”她迅速反應過來,“你今天也去迪士尼?”
江問點了點頭。
逢寧沉默下來。

  江問站在臺階上,今天穿著淡灰色的休閑衫,戴著半框的銀邊眼鏡,把那雙勾人的眼一遮,氣質斯文溫和了不少。
逢寧第一次看他這個造型,“你近視了?”
江問答:“沒度數。”
逢寧把剩下的話憋回去。
哦,原來是為了好看。

  逢寧看了看手表,七點都過了五分。她探頭張望:“他們人呢?”
“給他們留點空間。”
“什么空間。”
“私人空間。”江問臉上沒什么表情:“走吧,我開車了。”

  坐電梯去停車庫,電梯的反光鏡里,江問盯著她。
逢寧低著頭看電梯顯示屏上跳動的數字,太入神,沒注意。
*
在上海這幾年,逢寧一次都沒來過迪士尼。她排過最長的隊就是哥老官。以至于到迪士尼門口時,面對黑壓壓的人山人海,她差點沒掉頭回家。

  一看到逢寧,閔悅悅就一驚一乍地叫起來:“寧寧你今天怎么打扮的這么樸素。”
說著她就把手上大紅色的蝴蝶結發箍給逢寧戴上。
逢寧臉小,杏仁眼,鵝蛋臉,戴上夸張的米奇發箍,柔順的黑發垂下。居然顯出點少女感。閔悅悅很滿意,拉著她自拍了幾張。

  趁只有兩個人,逢寧壓低聲音質問,“你既然打算和柏宏逸一道來,那你喊我的意義是什么?”
閔悅悅聲音帶了點討好,“我這不是順便想給你和你前男友創造機會嗎?”
“我不需要。”
花了半個多月調整心態,再面對江問,逢寧已經平靜很多了。她說,“你別管我跟他的事,我們自己心里有數。”
閔悅悅沒聽到一樣,像發現新大陸,小聲叫起來:“天哪寧寧,你脖子上哪來的這么狂野吻痕,戰況太激烈了吧?”
“什么?”逢寧摸了摸脖子,“什么吻痕,這是前兩天被蚊子咬的包。”

  迪士尼的隊伍,能讓你從進去前就開始感到絕望。光是進園他們就排了至少一個半小時。排隊的時候閔悅悅和柏宏逸兩人講話,江問就站在她后邊,這么多年過去,他好像又長高了不少。
逢寧幾次轉頭找閔悅悅的時候都能撞到他的目光。
江問雙手插在褲兜,看人的時候不低頭,只低眼。
一如既往的輕慢。
她不躲不避地看著他,和氣地問,“你這什么眼神?”
江問就像是在演一出靜默的啞劇,也不做聲,又去看別處。
逢寧心想,我惹到你了?

  他們買了快速通行,花了近一個小時,打卡完抖音最近正火的創極速光輪。
路邊有賣紀念品的小亭子,閔悅悅興沖沖地上去挑選。
玩到現在,逢寧只吃了兩個包子。她有點餓,去賣爆米花的地方買了一個烤腸。掃碼付錢的時候,才得知居然要四十塊,她差點吐血。
迪士尼的物價跟搶劫也沒差了,果然還是小孩子的錢最好賺。
忍著滴血的心,撕開史迪奇的包裝袋,在口里嚼了兩下,更是一陣晴天霹靂。逢寧差點吐了出來,她活到這么大就沒吃過如此難吃的香腸。
盯著手里被咬了一口的香腸翻來覆去地看,懷疑是自己味蕾出現了問題。幾番猶豫之后,她還是繼續吃了。
――逢寧從來不浪費食物,而且花了四十大洋,多難吃,多難以下咽,她都要吃完。

  逢寧隨便挑了一個椅子坐下來。
她專心解決這根昂貴的烤腸,手邊突然丟了一個袋子。
一抬頭,是江問。
逢寧撥開看了看,用另一只手去拿里面的東西,發現是一條毛茸茸的連帽圍巾,“干什么?”
江問歪著頭,下巴抬了抬:“遮遮。”
“遮什么?”她順著他的視線,低了低腦袋,瞬間反應過來。
逢寧從背包里掏出隨聲攜帶的花露水,噴在掌心上,往脖子上的紅痕處抹了點。
...
...
一天玩下來,逢寧打開手機的微信步數。上面顯示,已經走了十七公里。
要知道平時工作忙,她也很少去健身房運動。偶爾空閑了會去跑跑步,實在是遭不住迪士尼的各種爛七八糟的隊伍。她感覺自己就是童話里那條走在刀尖上的人魚公主,邁一步都鉆心的疼。

  迪士尼雖然在郊區,但是附近的小鎮也還算是熱鬧。等閔悅悅看完煙花,已經是八點半,他們去找了個滬館吃飯。

  等菜上來的空隙,雙瑤給她發了一個郭德綱老師的經典剪輯。
閔悅悅和柏宏逸在聊天,也沒人注意她。逢寧自顧自戴上耳機,沉浸在郭老師說相聲,忍不住就笑了出來。

  看了一會,網絡突然斷掉。檢查了一下蜂窩網絡,逢寧轉頭喊閔悅悅:“把你的手機wifi借我連一下,我充個話費。”
閔悅悅往嘴里丟了一根薯條:“哎呀,我正吃東西懶得拿手機,你連江問的吧。”

  逢寧打開藍牙,一眼就看見“-61nfiawJ”,她點了一下,“你密碼多少?”
江問坐在對面,剛要張口,逢寧打斷他,“等會兒,這里人多。”她抽出紙和筆遞過去,“還是寫下來吧。”
他靠在椅背上,單手抓起筆,把密碼寫在紙上,推給她。

  逢寧拿起來看,龍飛鳳舞的一大行,丑的出奇的幾個字。
Ytxwz92459111499959
對著上面的密碼開始輸。打完Ytxwz,她有點遲疑,有什么東西在腦海里一閃而過。

  正好柏宏逸就在旁邊,瞟了一眼紙上的密碼,“Ryan你還真的是,什么玩意兒都用一個密碼,你就真的不怕號被盜啊?”
江問不怎么在意,“用習慣了,懶得改。”
閔悅悅也湊上來看:“什么?”

  柏宏逸搖搖頭:“我之前幫他選課,學號密碼也是這個。不瞞你說,我后來還試了試登他微信,居然成功了,他也不改。不知道是有多偏愛這個密碼。”
閔悅悅拿過紙:“Ytxwz...咦,這個是櫻桃小丸子的縮寫嗎?”
“是的吧?”柏宏逸還沒注意到這個,“好像是。”
閔悅悅看向江問,“看不出來呀江帥哥,你居然還喜歡櫻桃小丸子,這么有少女心。”
柏宏逸調侃:“是啊,Ryan比一般的女人都有少女心。”
閔悅悅興致勃勃地追問,“那這串數字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  柏宏逸略沉吟,“沒什么意思吧,就是一張彩票的號碼。”
“彩票??為什么有人拿彩票當密碼,中過獎嗎?”閔悅悅覺得很新奇,又有點浪漫,“還是說有什么別的意義?”
江問面不改色,無足輕重地說:“過去的事情...不怎么記得了。”
“那你為什么一只要用這個?”
“有點守舊。”

  藍色的小標識顯示出來,手機顯示熱點連接成功,逢寧嘴唇抿成一條線。
想到他那晚說的話。
――我沒忘掉以前的事,但不代表我還在意。

  逢寧只好裝聾作啞。她快速沖完話費,退出江問的熱點,故作平靜地朝他道謝。
打開微信充值話費的地方,買了幾兆的流量包,她重新把耳機戴上,隔絕了他們的談話。

  閔悅悅岔開話題:“你不是在國外創業,怎么會突然想回國?”
“不知道。”江問微微揚眉,“感覺那兒不是我待的地方,就回來了。”
閔悅悅瞥見逢寧手機上的小掛飾,沒怎么思考就說了一句,“寧寧也挺喜歡櫻桃小丸子的,你們還真是有緣啊...”

  話說完,柏宏逸沒聽出來什么不對勁。江問動作頓了頓,也沒什么表示。
逢寧沒聽見。
這句話就淡淡地揭過了。

  在場幾個人都不太能吃辣,點的菜都是口味偏甜。本來逢寧平時很少吃滬菜,但整整餓了一天,她就吃了一個四十塊錢的香腸和幾個包子,這會饑腸轆轆,看野菜都覺得香。
她吃飯速度很快,吃到中途,微信收到消息。
看到名字,她先是抬頭看了看對面的人。
江問側頭,正在跟柏宏逸講話。

  逢寧垂下眼,把手機解鎖。
江問發來了兩張照片,和一張表情包,從門縫中探出頭的柯基。
照片是他剛剛拍的,半個小時之前,她低頭看相聲時,情不自禁抿嘴笑的樣子。

  隔著桌子,逢寧又抬頭看了眼他,單手打字,跟他用微信交流:
寧:【偷拍我干什么?】
-61nfiawJ:【這個狗和你有點像。】
寧:【........】
...
...
飯吃完,結賬完,柏宏逸和江問去外面抽煙。閔悅悅腿也疼,和逢寧兩個人都坐在位置上休息。她半認真似地說:“我覺得江問有點想撩你。”
逢寧把她的話當耳旁風。“江大帥哥是不是對你舊情難忘?”
閔悅悅思量地看著她,“我的直覺,他還是對你有點那種,似有若無的小曖昧。”

  逢寧沒理會她:“大小姐,你不要再腦補了。”
“怎么是我腦補?”閔悅悅不服氣,“你怎么這么遲鈍?那我給你舉個例子好了。”
“就剛剛你吃飯的時候,吃的那叫一個專心。不是基本沒怎么抬頭?然后我夾菜,收筷的時候有一滴油滴在你手背上。我都還沒反應過來,江問就給你遞了一張衛生紙。結果你就看了一眼紙,接過去,然后還是沒看他。你們倆要是沒鬼,誰信啊?”

  逢寧一時不知該說什么好,她問:“然后呢?”
閔悅悅:“什么然后。”
逢寧:“沒什么然后了。”
*
訂的民宿就在附近,一行人去辦了入住。
這里是獨棟的小別墅,閔悅悅和逢寧住在二樓。他們各自回房間洗澡。
閔悅悅洗的時候,在浴室里喊,“寧寧,這里沒護發素,你幫我去旁邊的便利店買一瓶唄。還有啊,順便買張補水的面膜,我忘記帶了。”

  逢寧拿起鑰匙,拖著疲憊的身體出門。
這里一片都是名宿區,很安靜。踩在鵝卵石鋪的小路上。周圍黑燈瞎火的,燈光也影影綽綽。
逢寧轉進一個巷子,沒料到還會碰見人。

  聽到動靜,江問側過頭。
無聲對視幾秒,逢寧會了他的意思,以為打擾到了他的獨處。本打算繞過去,卻被擋住。
“...?”
江問倚在墻上,手指壓在唇上,示意她不要出聲。
隔得近,他又高。她略微退后一步。
這里挺黑的,逢寧好一會兒稍微適應了這的光線,這才注意到前面轉角那塊的墻角有人在接吻。

  她小聲地問:“你在這干什么?”
江問攤開手,上面是打火機和半包煙。

  逢寧看了眼那對野鴛鴦,吻的難舍難分,她轉頭:“你不走?”
江問長眉狹眼,似笑非笑,英俊中帶點陰郁,“這時候打擾別人?”
你不會換條路走?

  逢寧懶得管他了,諷刺一句:“那你等在這,打算看場活春宮嗎?”
江問徑自點了一根煙,還是那副平淡的腔調:“如果你想的話,我不介意奉陪。”

更多章節可以點擊:溫柔有九分。本章網址:http://www.23542513.buzz/shu/994/50.html

看《溫柔有九分》的書友還喜歡
湖北30选5开奖记录